成本高企 运营商陷资金困局
 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狐狸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 2019-06-13 10:25     浏览次数:164

成本高企 运营商陷资金困局

  随着工信部向、、、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,万事俱备,5G似乎已经触手可及,只欠四家牌照方搭建起的5G网络,不过在此之前,资金压力却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。   基站50万?  据业内人士透露,一个基站的成本包括通信设备费(基站的核心设备)、设计院设计费(设计基站建设位置、线路设计等)、施工费、电费、场地租赁费、维护费(包括调试、维修等人工费和零部件费用)以及其他费用。 由于不同地区设计费、材料费和人工费等都有所差异,所以具体的成本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。

不过,从各地的投资计划倒可以窥探一二。

  河北移动今年计划投资亿元,在石家庄、雄安新区、张家口冬奥赛区等区域部署500余个5G基站,由此计算,每个5G基站的成本大约在54万元左右;湖北移动计划2019年投资10亿元建设2000个5G基站,由此计算,每个5G基站的成本大约在50万元左右。   的余俊表示,与4G相比,5G投资规模更大,建设周期也更长,资本性支出将呈螺旋上升式波动。 今年三大运营商年报公布5G总体投资约在330亿元左右,在5G牌照提前发放背景下,运营商资本开支有望追加投资。   对于资金问题,研究院院长张云勇表示,对运营商而言,4G已部署5年但还未完全收回投资,在5G部署上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,而且5G在初期推广中还将面临规模小、成本高、利润低、见效慢等问题。 “由于5G使用较高的频率,预计5G站点密度至少为4G的倍,室外基站总数超过600万个,网络投资约为4G的两三倍、将超过2万亿元。

”  按照三大运营商在年报中披露的计划,2019年预计投入60亿—80亿元建设5G网络,将会投入90亿元,虽未给出明确数字,但预估投资额在172亿元之内。

与2万亿元相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   4G减压  分析表示,由于5G独立组网(SA)相关的核心网设备目前尚不具备商用产品出货能力,三大运营商预计2019年初期都会采用非独立组网(NSA)方式进行5G建设。   非独立组网简单来说就是4G基站和5G基站共用4G核心网,其优势是不必新增5G核心网,利于运营商利用现有4G网络基础设施快速部署5G,抢占覆盖和热点,同时也能减轻运营商的部分资金压力。

也正因如此,才会出现在5G商用前夕联通却加大力度重耕4G的奇特景象。

  今年2月,发布无线网络整合项目中标结果,此项目总预算约348亿元,采购LTE基站总计万个。

  根据年报数据,2015—2018年各年新增的4G基站数量分别为31万、34万、11万、14万。 而本次招标万,达到了历年最多。   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对此表示,2G迁移到4G与4G迁移到5G是不一样的,因为4G和5G需要共存,不像4G替代3G,所以5G的投资还需要实验、等待。

估计在2020年5G能达到商用水平,目前联通主要是跟踪,还不存在大规模投资的问题。 他表示,5G通信现在还需要2—3年的成熟期,所以目前还需要4G扩容带来收入。

  设施共享  5G建设昂贵的成本让运营商们不仅要开源,也要节流。

  由于5G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比4G基站小,因此必须建更多数量的基站。

如果这些站点全部靠新建,不仅成本高,而且还会占用大量城市空间。 如果每家运营商都要建自己的基站,那这个问题会更加严重。   成立于2014年的,是为了促进通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而成立的。

成立后,三大运营商基站站址重复建设的问题大有改观。 而5G网络,从一开始就走上共建共享之路。   成都市高新区的新世纪环球中心南广场旁,可以看到在原有的4G基站天面上挂载的三家电信企业的5G设备。 该5G宏基站由铁塔公司牵头建设,共享原有4G基站站址配套设施,相比传统宏基站建设模式缩短近60天的周期,总体节约建站投资45万元。

  据成都联通建设部经理表示,铁塔公司通过统谈、统签、统建的方式,节约了各家公司的成本。

以环球中心的5G基站为例,为成都联通节省建设投资20余万元,节省年租金万元。   据介绍,由于应用比4G更多元,在组网方式上,5G不仅要有宏基站,比4G还要有更多微基站。 此外,5G还面临选址难、投资大、工期长的问题。   目前,中国5G试点加快,已协同支撑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了超过10000个5G试点站。 未来,5G基站站址需求将大增。

利用现有站址资源和全社会的路灯杆、监测杆、路面、墙面等资源布放5G设施是大势所趋。   中国地域辽阔,基础网络投资巨大。

通过共建共享,将大幅节省网络投资,节省土地资源。 据了解,中国铁塔已储备超千万级的站址资源,以及自有超过196万的存量站址资源,全力支撑5G低成本快速布网。

(文章来源:新金融观察报)。